中文  |  English

资料库
当前位置首页 >> 资料库
关于完善社区戒毒(康复)社会工作服务的建议
作者: 发表时间:2016-12-02阅读次数:294次

社会工作智库系列专报02期

本文写作于2016年6月15日

2008年6月正式实施的《禁毒法》,提出了社区戒毒( 康复) 的概念,规定社区戒毒(康复)作为戒毒措施,城市街道办事处、乡镇人民政府可以指定有关基层组织,根据戒毒人员本人和家庭情况,与戒毒人员签订社区戒毒(康复)协议,落实有针对性的社区戒毒(康复)措施。要对无职业且缺乏就业能力的戒毒人员,应当提供必要的职业技能培训、就业指导和就业援助。2011年6月26日,国务院第160次常务会议通过《戒毒条例》(国务院令第597号);提出要建立戒毒治疗、康复指导、救助服务兼备的工作体系。2014年7月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强禁毒工作的意见》,提出要创新吸毒人员服务管理,把吸毒人员纳入网格化社会管理服务体系。《意见》提出要积极引导全社会力量参与禁毒工作,逐步建立禁毒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和志愿者队伍,发挥中国禁毒基金会等禁毒社会组织作用。《意见》的颁布,给社会工作者介入禁毒领域开展专业服务提供了明确的政策依据。2011年上海市“关于贯彻执行《戒毒条例》的实施办法”,把禁毒社会工作者纳入社区戒毒(康复)工作小组之中,并规定了相应职责:“禁毒社会工作者负责对社区戒毒人员开展访谈帮教、现实状态分类和认知程度评估,配合公安派出所落实对其尿液样本的定期不定时检测,协助、引导其本人及家庭办理有关事项,受业务主管部门委托实施或参与相关干预措施等工作。”上海市的关于社会工作者纳入社区戒毒(康复)工作中的相关规定及10多年来禁毒社会工作服务的实践,从全国来看,属于领先地位。

虽然上海社区戒毒(康复)领域的社会工作服务已经有10多年的发展,取得了明显成效。但依然面临不少问题,需要进一步改革和完善。

藉2015年6月26日国际禁毒日的第28年纪念日来临之际,本文就吸毒人群服务需求,上海市社区戒毒(康复)领域禁毒社会工作服务发展现状、问题,以及进一步完善上海社区戒毒(康复)社会工作服务的相关建议提出专门报告。

一、吸毒人群的服务需求

截至2014年底,全国累计登记吸毒人员295.5万名。截至2014年6月15日,上海市累计登记吸毒人员7.5万人,其中男性占72%,18-35岁青壮年占44%。吸毒人员中,67%以上为社会无业人员。

据笔者前期对浦东地区吸毒人群的调研发现,吸毒人群主要存在以下几个方面的需求:

第一,生理层面的需求:在册吸毒人群中有严重疾病的有4.6%,签订社区戒毒(康复)协议的吸毒对象中48.2%患有严重疾病。第二,心理层面的需求:56.9%的吸毒人员认为“心瘾难除,难以控制自己对毒品的渴求”,是导致复吸的主要原因。第三,社会层面的需求:①就业问题:较多的吸毒人群工作就业状态不稳定,他们的收入水平较低。27.5%的吸毒人群目前没有收入来源,相当一部分吸毒人群面临着基本的生存困境。②家人关系:吸毒之后,大部分家长(53.4%)对吸毒人群更加关心和在意,17.1%的家长不像以前那样关心吸毒对象了,甚至还有3.7%的家长完全不关心。与此同时,吸毒人群吸毒之后对家人的关心也有了非常大的变化,40.3%的吸毒人群开始变得不关心家人,心里只想着毒品,甚至有5.1%的吸毒人群完全不再理会家人,只有10.6%的吸毒人群对家人的关心会有加深。③社会交往:74.6%的吸毒人员认为导致复吸的最主要原因是“接触到以前的毒友圈”。④融入社会:吸毒人员对未来感到迷茫(48.0%),感觉受到他人的歧视(40.0%),缺乏娱乐和社交生活、缺少朋友(31.5%),找不到工作(26.3%)等。“无事可做,无聊”(51.5%)。⑤歧视问题:吸毒人群在找工作时面临着很大的困难,他们认为身份受到歧视(71.7%)、没有技术或特长(62.7%)是导致无法找到工作的最主要的原因。

绝大部分吸毒人群都是有复吸经历的,仅有4.4%的被调查对象没有复吸次数,2次复吸的调查对象占23.6%,3次复吸的调查对象占27.6%,,4次复吸的调查对象占27.8%。对于“您觉得复吸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如何才能彻底与毒品绝缘?”的主观问题,吸毒对象认为,“社交圈子”成为复吸的首要原因,回答的对象占37.5%;其次的原因为“禁不住诱惑”,占24.4%;“自制力不够”的占18.1%;“无聊”的占18.1%;“心瘾”的占13.0%;“社会歧视和排斥”的占12.1%;“心情不好的”占10.5%;“没有工作”的占10.5%;“身体不适”的占6.7%;“心里空虚”的占5.7%;“无经济来源的”占3.5%;“缺乏支持的”的占3.5%。调查显示,导致吸毒人群复吸的主要原因是接触到以前的毒友圈、自制力不够、禁不住诱惑、心瘾,无聊、无事可做等。

从以上数据分析可以发现,传统的把吸毒归结为个人的生理或心理因素的方式已不能很好地真正挖掘解释吸毒人群成瘾的全貌,更无法从根源上帮助他们戒除毒瘾,相反,只会进一步地把他们边缘化。倘若能以更全面、更人性化的社会功能角度,即从个人和社会两方面结合来理性地分析吸毒人群成瘾的因素,就会发现吸毒人群的家庭环境与社会环境、人际交往、社会支持、个人发展和实现程度等等,都是引发初吸或复吸的重要因素。禁毒工作真正要取得成效,也应该从个人与社会两个方面,对其开展社会功能修复、改善、提高等方面的专业服务介入,才能达到防复吸和社会稳定的目的。

二、上海禁毒社会工作服务的发展

上海是我国较早开始探索社区戒毒(康复)社会工作服务的地区之一,早在2003 年底上海市采取政府购买第三方服务的方式,率先将专职禁毒社会工作者引入社区戒毒(康复)工作,为全市社区戒毒( 康复) 人员提供社会工作专业服务。专职禁毒社会工作者队伍的加入,缓解了社区禁毒力量短缺这一长期困扰社区禁毒工作的问题,并通过与社区公安、医疗卫生等资源相结合、充分动员社会多方力量参与,开启了社区戒毒(康复)工作的新局面。经过近10年多的探索实践,上海市社区戒毒( 康复) 工作已形成了一套比较成熟的运作和管理机制,形成了一批社区戒毒(康复)社会工作服务项目如“绿色防复吸工程”、“中盖健康体检伴你行”、“涅槃重生同伴教育辅导计划”、“综合应用心理社会干预方法,建立戒毒后预防复吸模式”、“心桥工程项目”、“优势拓展项目”、“艾滋病防治项目”、“家庭照管服务项目”等。在政府职能部门强有力的推动以及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禁毒社工在提高戒断巩固率、社区戒毒执行率、社区康复执行率,降低复吸率和犯罪率等方面成效显著。

经过社会工作者的社区戒毒康复服务的开展,吸毒人群中的大部分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最大的变化是能够接受现实,积极配合工作(55.2%),39.6%的对象表示其心理焦虑程度减轻了;36.5%的服务对象情绪不再那么低落了;30.8%的对象表示遇事更想得开了;23.3%的对象表示更自信乐观了;22.2%的对象能积极地投入于工作和学习中了;20.0%的对象不再想吸毒的事情;17.7%的的对象的法制意识有所增强;15.8%的对象社会交往增多了;13.4%的对象比以前更冷静理智了。只有9.9%表示现在没有什么改变。

三、存在的主要问题

虽然上海的禁毒社会工作发展经过10多的探索取得了显著成效,但从禁毒工作的政策目标、从政府购买服务应有的制度效应、从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要求来看,还是存在不少问题。

第一,相关法律法规不健全。从全国来看,现有《禁毒法》、《戒毒条例》、以及《关于加强禁毒工作的意见》等法律法规和政策文件,尚没有明确界定社会组织和社会工作者在禁毒戒毒领域的职责定位。由于没有明确界定在新的社会治理与政府购买服务制度框架下社会服务组织职责和社会工作者岗位职责,没有明确政府和社会组织及社会工作者之间的关系建构路径,专业社会工作在社区戒毒(康复)领域的功能、职责、作用的规定依然模糊。

第二,政府购买服务制度不够完善。目前政府购买社会工作服务制度的运行呈“双轨制”状态。一方面由政府通过购买服务方式委托社会服务组织承担了社区戒毒(康复)任务,另一方面受路径依赖的惯性,一些工作目标和任务仍然以传统的行政管理方式自上而下地由行政条线指派到基层街(镇)政府部门,并由基层街镇业务主管部门下派给当地社会工作者去执行。对于基层政府主管部门在政府购买服务制度中应担当的职能及职责的规定是模糊的。业务开展过程中,基层政府主管部门以管理者的角色把社会工作者视为被管理者,或协助行政部门工作的助理人员。这种基层政社关系的职责模糊性、行政隶属和依附性,导致社会工作服务效率受损,政府购买服务制度优势在基层社区发挥受到制约,在基层社区出现了政府行政主导下的行政管理与社会治理双轨运行格局。基于上述的制度缺陷,社会工作者的工作边界模糊。常常会面临着“什么都能做,又什么都做不了”的尴尬处境。可以说,这些问题一直以来困扰着上海社区戒毒(康复)社会工作服务的进一步发展,成为了阻碍社区戒毒(康复)工作专业化发展的主要因素。

第三,社会工作者队伍专业能力较弱。从全国来看,正处于急需在社区戒毒(康复)领域配置工作力量的初始阶段。而上海,社区戒毒(康复)领域社会工作职业化的任务已经完成,但社会工作者队伍开展禁毒戒毒社会工作服务时,常常面临着“手段的非专业化”、“专业化水平有限”或“欠缺系统的专业理论与实务体系”等问题。目前的主要任务是如何进一步提升社会工作者专业能力,进一步发挥专业成效。

四、对策建议

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加强禁毒工作的意见》中提出,“到2020年,实现戒毒康复体系更加科学完善,戒治挽救吸毒人员能力明显增强……禁毒工作责任全面落实,党委和政府统一领导、禁毒委员会组织协调、有关部门齐抓共管、全社会共同参与的禁毒工作社会化格局真正形成,毒品治理能力明显提高;禁毒专业力量不断加强,各项保障更加有力。”社会工作服务,对于基层社会治理,对于完善禁毒工作,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基于对上海社区戒毒(康复)领域社会工作服务发展现状的初步分析,笔者认为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改善:

第一,完善社区戒毒(康复)领域的政府购买服务制度。建立政府购买服务制度的最终目的是建立现代和有效的社会治理结构与机制。因此建议相关业务部门不能简单地把政府购买服务制度理解为具体的公共事务项目运作方式的变化,而需要从改变社会治理结构的高度去认识它。要真正实现政府职能转化、构建政社之间的良性互动关系,明确不同层级政府职能转换及购买服务制度实施中的职责定位,形成统筹规划、各司其职的社会治理格局。区县或街镇政府社区戒毒(康复)的相关行政部门要建立社会服务发展规划,依据规划,把原有行政管理体系承担的职能,通过立项、招投标等形式转由社会服务组织承担,通过开展合约管理、监察、评估等工作,逐步实现从行政管理向社会管理的体制和机制转变,建立面向吸毒人群的有效的基层社会治理格局。

同时,要重新审视现有政府购买服务制度的实施成效,明确标的目标,改善购买服务的指标体系。应重视吸毒人群社会功能改善的目标要求,从吸毒人员的实际需求和社会功能现状出发,不单纯以 “戒断率”和“复吸率”等管控指标作为衡量工作成效的唯一标准,要建立促进吸毒人群社会功能改善的分类和多层次的目标体系。

第二,构建社区戒毒(康复)领域的社会工作服务体系。依据人与环境互动下的社会功能恢复、改善和提高的社会工作服务目标,总体而言,社会工作服务体系可以包括:①个人层面的社会工作服务项目:心理调适服务项目、行为修正服务项目、认知治疗服务项目、道德规范养成服务项目、法制意识提升服务项目、社会态度改善服务项目、生计能力(就业就学技能)提升服务项目等);②个体与社会良好互动的服务项目:家庭关系调适(家庭治疗服务项目、家庭沟通技能训练服务项目)、社会交往能力提升服务项目、促进社会参与服务项目、社区关系(社会关系)改善服务项目、社会支持网络建设服务项目、帮扶救助服务项目等。③社会环境改善的服务项目:去污名化(减低社会歧视、消除社会排斥等)服务项目、社区宣传项目、社区教育项目、中途之家建设项目、就业基地建设项目、志愿者管理及建设项目、多学科多部门多资源联动机制建设等。

基于笔者前期对吸毒人群基本状况,以及成因的调查结果,建议上海社区戒毒(康复)服务还应增设以下几类社会工作服务项目:①以吸食新型毒品的吸毒人群为服务对象,以预防、补救为主的戒毒康复服务项目。②以提升知识水平和文化素养为目的的文化培训和教育项目。③以提升能力为目的发展型就业生计服务项目。④以改善家庭关系为目的的家庭服务项目。⑤以提升健康交友能力为目的的社会交往服务项目。⑥专项的自我管理能力建设服务项目。⑦戒毒生涯系统服务项目。⑧社会支持系统重建项目。

第三,推进专业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

为了积极响应十八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政府工作报告》关于“发展专业社会工作”的重要部署,进一步完善禁毒戒毒领域专业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迫在眉睫。建议:

1、明确专业社会工作者岗位设置。基于禁毒戒毒领域的社会服务是国家公共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种公共职责,建议改变社会工作者仅应存在于社会力量的观念,建立专业社会工作者的岗位在政府系统和社会组织内同步设置的工作思路,确社会工作者在禁毒戒毒领域的岗位设置及相关职责,建议:

①市级行政机构的社会工作者岗位职责:开展禁毒戒毒领域社会服务的规划、设立;制定政府购买服务制度的具体实施办法。

②区县级行政机构的社会工作者岗位职责:负责专项服务的规划、制定政府购买服务方案、实施所购买服务的招投标、合约管理、监察、评估等工作。

③街镇(乡)级行政机构社会工作者岗位职责:主要是评估、制定服务方案、个案管理、协调服务资源、处理与社会服务组织的关系,开展社会工作服务项目管理及评估等工作。

2、建立社会工作者与公安、司法系统、政府部门的对接合作机制。社会工作者应当与相关公安、司法系统、政府部门、社会组织及其他社会力量进行充分的协调合作。社会工作者作为工作团队中的一员,负责提供专业性的服务,减少其行政性事务及监督管理的工作,减少其角色冲突。同时,在组织架构上进行设置,实现社会工作者与公检法司部门、机构、社区、公众、受害人、罪犯及其家庭等其他系统、人员的对接,建立多方合作机制,使之在吸毒人群从发现,直至回归社会的整个过程中,能够在广泛合作的基础上链接资源、开展服务,形成服务合力。

3、加强社会工作者队伍建设,增强其专业素质,提升服务水平。

在工作开展初期,社会工作者更多依靠经验开展相关工作。随着工作制度化、规范化和法制化的发展,社会工作者的专业化问题日益突出。因此需要高度注重社会工作队伍的专业性建设,对其学位、培训、知识技能、能力、水平认证等方面都有严格的规范和要求。通过持续培训和开展督导、实务研究等手段,提升专业服务水平。

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的能力建设也是保障服务质量的重要因素。因此建议,要进一步发挥社会工作机构社会服务管理能力;加强与各级政府部门,特别是街镇业务部门的合作沟通能力;发挥督导功能以提高专业服务质量管理;完善项目管理制度和相关程序;完善培训制度等。

我们相信,在各级党和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在社会各方的支持下,专业社会工作会得到较大发展,上海社区戒毒(康复)工作,也会由于专业社会工作的发展而更加富有成效。

作者简介:

费梅苹,华东理工大学社会与公共管理学院社会工作系教授,博士生导师,MSW教育中心主任。上海高校智库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研究院副院长,中国社会工作教育协会理事,中国社会工作学会常务理事。兼任上海市多家社会服务机构理事、督导等职。主要研究方向:社会工作实务研究、司法社会工作服务(青少年社会工作服务、社区矫正社会工作服务、社区戒毒(康复)社会工作服务)等。

Copyright © 1994-2014 华东理工大学社会与公共管理学院中国社会工作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